帅气逼人的阿空君

遇上你是我的运气
几次别离是我的宿命

情衷——孙悟空x唐三藏

💙JJP7:

*《西游记之大圣归来》&《西游伏妖篇》


 


 


——“齐天大圣孙悟空,身如玄铁,火眼金睛,长生不老还有七十二变,一个跟斗啊就是十万八千里!”


 


——“我一定好好念经,因为大圣说如来佛祖会听见,这样我就能求佛祖把大圣的法力变回来了。”


 


 


——“有过痛苦,方知众生痛苦。有过执着,放下执着。有过牵挂,了无牵挂。”


 


——“这是一种境界,而我 只是一个凡人。”


 


 


壹.


孙悟空嘴里叼着半根树枝,肩膀上搭着一根木棍,吊儿郎当地踢着地上的石子。


 


南去的归雁掠过天空,忽而吹来惊动山林的风,晚霞染红了最后一朵浮云,清泉淌过山涧。悟净和悟能两个人绊了一路的嘴了,让人听着头疼。


 


他已经很久没有和那和尚并肩走过了,也听不到他唠唠叨叨什么出家人慈悲为怀了。孙悟空歪着头一边走一边看前面的那两个人,笑靥如花的姑娘娇俏地拍打着和尚的肩膀。“呵。”轻蔑地笑笑,把嘴里的树枝吐在地上。


 


悟能不知道什么时候钻到他旁边,不知死活地问他:“大师兄,你说师父心里该不会真有了那小善姑娘吧?”


 


“他心里有谁,管我什么事?”


 


“那段小姐可怎么办哟。”悟能一脸的痛惜。


 


孙悟空斜睨了他一眼:“再给我废话,我打你了啊。”


 


悟能乖乖闭上了嘴跟在他身后。


 


小善,段小姐,对啊,他心里的那个人,怎么轮也轮不到这只猴子吧。


 


 


贰.


孙悟空百思不得其解,当年那个追着自己大圣大圣地喊的小和尚,现在怎么一转眼变成了这样。每当他望着面前对自己破口大骂的师父,都不愿意相信自己拼了命都要保护的人居然能说出这么伤人的话。


 


他可以留在花果山逍遥自在地当他的美猴王,也可以行走江湖行侠仗义还能讨得个“齐天大圣”的尊称。当年大闹天空,再翻覆东海。酣畅痛快,爱过恨过,从未被驯服过,从未对这世间万物怕过。火眼金睛能看到魑魅魍魉,一个筋斗可达十万八千里,定海神针只当玩物相伴天涯。不惧天命,不信劫数。


 


而这次,他不能不信了,那该死的和尚就是自己过不去的一道劫。


 


“你不要再叫我 臭猴子。”孙悟空垂着头,咬牙切齿,声音就像从牙缝里挤出来的一样,拳头因为用力而不住颤抖。脖子僵硬地慢慢抬起来,猩红的双眼被乱蓬蓬的头发遮住一半。


 


唐僧身上披着脏兮兮的袈裟,站在月光下,脸上的神色凝固住,错愕渐渐褪去。他低头看看孙悟空攥紧的手:“你想杀了我吗?”


 


“想。”


 


特别想,每次你叫我臭猴子,每次你抽我耳光,每次你把我当低贱的败类一样训斥,每次你错怪我对你的所有保护,还有每次你望着小善姑娘开朗的笑,我都想杀了你。


 


但我一直都没这么做,大概是我不舍得吧。


 


“但我一直都没这么做,那是我心怀佛祖。”孙悟空松开拳头,叹了口气。明亮的月光照在他远去时孤独的背影上。


 


唐僧望着他走远,脚步一深一浅。


 


 


叁.


送小善姑娘回家那天,天生的乌云还是很浓,好像沉重地要压垮谁的前路。


 


孙悟空难得地冲小善笑了,朝她挥手:“快走吧您呐。”


 


继续行路时,他也显得心情很好,嘴里叼着的玩意儿都从树枝变成了野花。悟净无奈地摇摇头:“大师兄,你显得太骚了。”


 


“你个扑街,我就乐意,怎么啦?”


 


唐僧一言不发地走在最前面,孙悟空不知不觉就挪到了他旁边,唐僧的神色显得并没有很悲伤,甚至没有什么波动。相比于当年失去段小姐时,他眼中鲜有的满目苍凉,现在的样子基本上就是平常。


 


“你到底有没有喜欢过小善姑娘?”


 


唐僧扭过头瞥了他一眼,把他嘴里的花抽出来塞到自己嘴里。


 


“没有,臭猴子。”


 


“那段小姐呢?”


 


“她永远在我心里。”


 


那我呢。


 


 


肆.


或许空枉一世情长,或许这一生一世都只有传奇神话,没有花前月下。


 


孙悟空不会做什么深情的事,不会说什么温柔的话。他知道自己比不了段小姐的一眼万年,比不了小善姑娘的温暖明媚。他经常对着清澈的溪流望着自己的倒影,一双充满杀气和血性的眼,一头柴草一样的头发,身上沾满了妖魔邪气,那双手曾经掐死过多少面容娇艳的画皮妖精,灰飞烟灭,化作一缕青烟。


 


自己能为他做的,也只有不惜一切地保护他。才对得起他小时候蹦蹦跳跳地跟别人炫耀:“跟大圣在一起,就什么都不用怕了。”


 


这一路,孙悟空杀的妖,降的魔,全都是为了他。


 


那个叫江流儿的小孩摇身一变成了三藏法师,好像把曾经所有的记忆也一并忘却了。他还是那个需要自己保护的小和尚,可自己却再也不是他的齐天大圣了。他的心里走进了一个无法替代的人,自己从他崇拜的大圣变成了被他驯服的孙悟空。


 


他这玩世不恭,嚣张跋扈的性子,终还是被驯服了,奴化了,不可自拔了。


 


 


伍.


“你这一路杀害的无辜还少吗?”


 


“我没有错杀过一个好人!”


 


“你眼中谁都是妖怪,你认为我永远都面临着危险,我看我身边最危险的就是你吧?”


 


金箍早就没了曾经的光泽,被重重地扔在地,磕在岩石上,发出清脆的碰撞声。这次,孙悟空的眼里没有愤怒。是暗淡的悲伤,无奈的妥协,挣扎的绝望,就像蒙了一层拂不去的尘埃。他扔掉金箍,就像随手扔掉垃圾一样,都没有犹豫,也没有多看一眼。


 


他重重地叹了口气,冲唐僧点点头,好像放下了一切,释然了所有心结的模样。


 


“为什么你眼中每个对我好的人都是妖怪,为什么你要杀死所有对我付出过的人?”


 


“那我现在就来告诉你,那些对你好的人真的都是妖怪。这个世界上真心对你好的人只有我,死秃驴你听好了,只有我!你能对那些给过你小恩小惠的人心怀感激,那我为你付出得比他们多得多,你怎么一次都没有感动过?…你要是真的有自诩的那么善良,你就不会这么对我。从今以后,我们就算两清了,就当谁也不欠谁的,路归路桥归桥,殊途是不可能同归的。我呢,继续回去当我的混世魔王,你呢,揣着你的慈悲之心,取经去吧。”


 


就当 江流儿已经在那场意外里死去了,齐天大圣被压在五行山下从来都没有自由过,唐三藏的取经路上从未收过一只泼猴作为徒弟,美猴王还是那个无惧无畏,不知情爱的野猴子。


 


唐僧怔怔地看着他离去,直到他的身影消失在蜿蜒的山路尽头。他从未想过有一天那只臭猴子会真的离开自己,所以他打他,骂他,毫无顾忌地斥责他,甚至不止一次地赶他走。


 


孙悟空说过要护他一路周全,却不曾说过 不会半途离去。


 


 


陆.


孙悟空回到了熟悉的小村庄,村庄后面就是花果山,美猴王的旗子已经很破旧了,却依旧在半山腰迎着风飘扬。


 


村子里的老人认得他是齐天大圣,孩子仰慕他是盖世英雄,年轻人却认为他是一只脾气暴躁的疯猴子。


 


他的嘴里叼着一根枯木枝,落魄地拖着沾满泥土的金箍棒,步伐沉重地走在村子的小路上。有的孩子结伴跑来围在他旁边,兴奋地探头探脑,却又不敢靠近:“你,真的是齐天大圣吗?”


 


跟当年的江流儿一模一样。


 


孙悟空停下来,眼神定定地望着那个笑盈盈的小孩。犹豫了很久,勉强挤出了一个僵硬的笑容:“我不是。”


 


“你就是!你和书上写的一样!大圣,你的金箍呢?”


 


不远处忽然传来尖锐地喊叫声:“快回家!离那猴子远点!”


 


孩子惊恐地张望了两眼,朝孙悟空抱歉地鞠了一躬:“对不起了大圣,我娘叫我回家了。我会去找你的!”


 


剩下的孩子们也都四散跑走了。


 


一位上了年纪的老伯推开一扇陈旧的门,颤颤巍巍地走出来:“大圣,您回来了。”


 


孙悟空压制着心中复杂的情绪和一股怒火,点点头。


 


“那位小师父,没跟着您一起啊?”


 


“没有。”


 


而且以后也都不会再一起了。


 


 


柒.


孙悟空回到了花果山,每天都有小孩子偷偷摸摸地跑来找他,一脸虔诚地跟在他后面,大圣大圣地喊。


 


孙悟空都快忘了自己是齐天大圣了,已经太久没有人这么称呼自己。


 


那些单纯的眼神炽热地望着自己,澄澈透明,只想听他说些传奇经历。当年是如何瑶池大闹天宫,是如何在太上老君的炼丹炉中炼就火眼金睛。孙悟空就只好翻出那些陈年旧忆,给他们讲那些老掉牙的故事。


 


孙悟空对他们意外的有耐心。


 


都是等到夕阳西下时,孩子们才慌忙地往山下跑:“回家晚了娘亲要打屁股的!大圣我们明天还来找你玩!”


 


背对着斜阳,他那失魂落魄的模样哪像齐天大圣啊,他不过也是个凡夫俗子,他达不到了却爱恨嗔痴的境界,更何况,他已与佛祖无干系,他有情有爱又凭什么要被苛责。 眉目间刻满了风霜,相思灌入喉,入骨穿肠。


 


那是自己说要守护一世,为他抛却性命的小和尚。


 


他当年许下的所有话全都没有忘,时光漫长,云舒云卷,太多变迁容不得质疑,太多错误来不及悔改。


 


 


“大圣!”身后传来一声呼唤,却明显不是稚嫩的童声。


 


孙悟空嘴里的树枝掉在地上。


 


“…师父。”


 


“大圣,我什么都没忘。我是唐三藏,我也是江流儿。我叫你臭猴子,但是你永远都是我的大圣啊。…你这个人怎么这么小气啊,你不觉得我这么大的人了,一口一个大圣地叫你,很肉麻的吗?喂,我是很喜欢你,但是我低调我不说,你看你非要逼我。你这让我多不好意思。”


 


“你跟小时候一样啰嗦。”孙悟空又折下一段树枝叼在嘴里,转身走到唐僧面前,面无表情,眼角却流露出了温和的笑意。


 


唐僧跟在孙悟空后面唠唠叨叨:“我早就让你学着像我一样低调一点,你偏不,脾气还那么冲。吓唬谁啊?你不要以为你长生不老我就怕你,只要我不死,我就能唱儿歌三百首让你给我跳舞看,只是我低调我不说……”


 


“哎呀吵死了!”


 


 


恍若经年之前初逢。


 


 


终.




蜜汁彩蛋


唐僧一步跨到孙悟空面前,说道:(。•ˇ‸ˇ•。)哼!都怪你 (`ȏ´) 也不哄哄人家(〃′o`)人家超想哭的,捶你胸口,大坏蛋!!!( ̄^ ̄)ゞ咩QAQ 捶你胸口 你好讨厌!(=゚ω゚)ノ要抱抱嘤嘤嘤哼,人家拿小拳拳捶你胸口!!!(。• ︿•̀。)大坏蛋,打死你(つд⊂)


孙悟空:把作者给我弄死。

评论

热度(1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