帅气逼人的阿空君

遇上你是我的运气
几次别离是我的宿命

【孙唐】《不羡仙》

尚沄:

 


五百年前,天地人间一场浩劫,由一只顽猴一手造成。


齐天大圣一战成名,现今仙人妖三界提起这位还能吓出一身汗来,说他是妖又曾在仙界位列仙班过,说他是仙又大闹天宫搅得万生不得安宁。


最后是如来佛祖亲手将这顽猴压在五指山下,风风雨雨,不得安生,也算是对他的一种惩罚。


“五百年前齐天大圣大闹天宫本该是灰飞烟灭的下场,但却被压在了五指山下,旁人不知,但经历过那场浩劫的人都清楚,那是因为……”


“因为什么?”


“啊呀,老朽也忘了。”


南极翁停住了话语。


 “今日是金蝉子重回仙班的日子,老朽还要去迎接他,这就先行一步了。”南极翁鞠了下身子,转身驾着鹤离去。


一路西行取经到达天竺,自从孙悟空被封斗战胜佛之后,便再也没见过唐僧一眼,原本以为是新封事务繁忙,但他在这仙界倒呆得越来越不自然。


而且孙悟空近些日子做了一些奇怪的梦,明明他没有见过唐僧原身金蝉子的模样,但梦里却总能梦见那时候的事情,没有孙悟空,没有悟能和悟净,只有金蝉子。


在取经之前的事情,金蝉子似乎是犯下了大罪,玉帝老儿一气之下剔除了金蝉子的仙骨,将他推下轮回池。


“金蝉子愿xxx受转世轮回之苦……”


那呆子真是……这神仙对他这般,他还乖乖地听话。


唐僧其实一点都不呆,他是知道的,他只是相信万物皆善,但若不是取经路上孙悟空一路保护他,以唐僧的想法,他都不知道被生吞活吃多少回了,孙悟空一直觉得他和唐僧之间很亲近很亲近却又好像隔着很远很远一样。


是了,就像现在他看着唐……金蝉子重回仙班的模样,他才忽然发现那是什么感觉,喜欢了多年的心被狠狠地践踏在地上,他是佛,自打出身开始就是仙身,可孙悟空呢,却不知道从哪个石头里面蹦出来的猴子。


那人身着白色袈裟,周身萦绕着淡色的金光,眉眼还是曾经的那般温润如玉,可是眼神却失去了那种温暖,走向孙悟空的时候,他的心跳仿佛瞬间停住一般,连呼吸都舍不得呼出。


擦肩,他连一个眼神都没有施舍给孙悟空。


那天回到冰冷冷的宫殿,孙悟空再一次梦见了第一次看见唐僧的时候,唐僧一介凡人之身为了救他爬上五指山,摘下封印的一刻,山崩地裂,唐僧整个身体朝下掉落,孙悟空及时地飞过抱住他稳稳地落在地上。


那人累得满脸红晕,明显被吓到,俊秀的脸上略微呆滞的模样还未褪去,孙悟空有一刻怀疑观音选定让他保护的人却是这般不经吓的。


那是第一眼,唐僧说,日后你便叫悟空吧。


悟空、悟空,三千世界皆是虚幻,凡事不要太执着,喜怒哀乐,生老病死,到头来都是一场空。


孙悟空不信命也不信神,路走到这一步,他却忽然觉得所有做的事情都失去的意义,往时还有唐僧在,可现今,金蝉子,连一面都见不到。


“大圣,你去哪?”


“回我的的花果山,这斗战胜佛,老子不做了。”


他本是花果山那处一块石头里蹦出来的猴子,无父无母,无依无靠,但自从遇见唐僧之后,他从石头里蹦出来的一颗心也有了凡人所说的温暖。


但兜兜转转还是回到了这里,回到花果山,回到水帘洞,做他的美猴王齐天大圣,也比在那冰冷冷的宫殿里做没人信仰的斗战胜佛来得好。


孙悟空一日一日得做着梦,梦到了一路西行取经发生的所有,九九八十一难,他与唐僧遇到的分分合合的事情,到最后,他立地成佛。


“金蝉子愿替那顽猴受转世轮回之苦……”


金蝉子、金蝉子……


孙悟空猛地惊醒,流了一身的冷汗。


孙悟空拿上定海神针,一个起身踏上筋斗云,他要去寻金蝉子,去问他,他为何要替他受罪。


大不了五百年后再大闹一次天宫,大不了再被如来老儿压在山下五百年也好、一千年也好,他都要去问个清楚,齐天大圣孙悟空从来没有怕过什么。


他怕风怕雨怕妖怪,怕雨淋湿了唐僧,怕风吹冷了唐僧,怕妖怪趁他不在偷吃掉了唐僧……他只是怕回到最开始的时候,无父无母,无依无靠。


孙悟空有了心,是不是很可笑。


金蝉子手中摩挲着的佛珠一顿,抬眼看向殿下的那身影,清冷的声线不带丝毫感情,“汝……”


孙悟空抬头看着金蝉子,和唐僧是天差地别的两个人一般。


“认识吾?”


唐僧晚上睡觉的时候特别怕冷,所以孙悟空每次总是往他那边靠了靠,唐僧会摸着他的头,就像情人间的爱抚一样,是怀念。


孙悟空很嫉妒那个让唐僧怀念那么久的人,倒底有着什么好才让唐僧那么痴情。


孙悟空回到花果山,五百年多前陪着他的猴子猴孙们早已经换了一拨又一拨,他不舍,又去了一趟地府,这回没有大闹地府,而是找到了阎罗。


三生石可以看清楚一个人的前世今生和来世,第一次孙悟空站在这三生石面前的时候,什么都没有看见。


可是这回他心里又一个声音告诉他,去看看。


不出他意料的,他看见了金蝉子。


 


“金蝉子愿替那顽猴受转世轮回之苦,他本是吾无意间滴落的一滴心头血幻化出来的灵石,如今他闹出这般事情来,也是吾教不过。”


 


“金蝉子,你可知待你重回仙班,前尘往事将化做虚无,亦可吗?”


 


 


“是。”


 


孙悟空忽然记起那天晚上,篝火“唰”的一声照料了黑夜,唐僧替孙悟空梳着毛发,闲情调侃几句,最后说的一句话。


“就算又一天为师不记得你了,你也不要忘了我……这个师傅。”


 


原来只有他记得。


孙悟空怒火中烧,一棍子打碎了三生石,搅得地府一阵慌乱。


他转身踏上筋斗云,定海神针闪着金光,满天瞬间乌云密布,电闪雷鸣,一场浩劫,他满眼嗜血,他要闹,闹得天上人间不得安宁,他要做最狂的妖。


等等我,师傅。


“你再渡我一次。”


 


【END】


 


 


写不下去了,下午忽然想到的一个,写出来发现写不出那种感觉,心痛到无法呼吸噗- -

评论

热度(1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