帅气逼人的阿空君

遇上你是我的运气
几次别离是我的宿命

【洵玥】一发车(完)

W:


开头诗篇与内容无关,只觉得跟宇文玥很衬。
本文无头无尾,只一发车而已,纪念我曾萌过这个cp。


一袭白衣猎猎,百年不过指尖。
伫立千山之巅,掐算九天星玄。
一曲大漠长烟,惊起霜天断雁。


荒冢又堆新坟,沙场忠骨埋血。
王城姓氏改写,又添史书几页。
是谁信手折叶,来将江山指点。
                    《千本樱 秦时明月》


尚武堂前,宇文玥勒着马缰静静伫立。
马蹄声声,清脆入耳。
燕洵勒马站起,如初见面时恣意潇洒,只眼角眉梢再不见少年义气。他的目光,如冷冽的刀,锋芒毕露。
终于还是到了这般地步。
宇文玥轻夹马腹,转过马头迎向燕洵。
"最了解我的人,始终是你宇文玥。"
燕洵冷冷开口,他的目光扫过宇文玥的白袍,漠然地落向他身后的牌匾。
"燕洵,放弃吧。"
宇文玥喉头轻颤,在燕洵那双毫无感情的眼眸凝视下感觉到了彻骨的冷意。
"我本想要大魏未来十年无将可用。"
燕洵重新将视线投回宇文玥身上,半垂的眼帘盖住渐亮的眸光。
"不可能了。"
有我在你便成不了事。宇文玥抬手,指尖触上冰冷剑柄一点点收紧指节。
"我都查清楚了。"
燕洵依旧垂着眼帘,薄唇开合吐露意义不明的只言片语。
宇文玥手指轻颤,目色中染上沉痛。
"三年前的事,我都查清楚了。你没有害我。"
燕洵缓缓抬起眼帘,灼灼目光直刺身前,丈许远处的宇文玥。
……
宇文玥心头巨震,张口结舌,一时不知该作何回应。
"十年情谊抵不过你宇文家家族兴亡。"
燕洵语声决绝,扬鞭打马,与宇文玥坐骑交错之际突然伸手,揽着他腰身将人整个儿扣到身前马鞍之上。
"我知你别无选择。我只恨我放不开手。"
宇文玥震惊于燕洵的举动,更不解燕洵凑于耳边的低声细语,他轻轻动了动手指,就要拔剑,然,剑未及出鞘便被按回,胸腹大穴一麻,整个人就软了下去,无力地躺进燕洵臂弯。
"宇文玥一人足抵大魏十万兵将,有你在,尚武堂灭不灭都无所谓了。"
燕洵低笑出声,扬鞭拍马,领着身后一众将士冲破城门扬长而去。
"燕洵,你究竟要做什么?"
宇文玥第一次觉得事态失去了控制,他只是来阻止燕洵摧毁尚武堂怎么变成他被掳走了?
"从今日起,我要的,都将会成为我的!"
燕洵用霸道的宣言回应宇文玥的疑问。
策马扬鞭,风声呼啸,这一只猛虎终于出闸了。燕北的旗帜重新扬起,穿过重重防线,牢牢地插上燕北冰封的大地,战火重燃,这一次燕北不会再退让了。
军帐之中,烛火摇曳,光影交错,辉映席榻之上如玉容颜。
宇文玥的容貌无疑是绝佳的,只因为他浑身散发的冷冽寒意总让人望而却步。
燕洵撩开帘帐踏入,寒风紧随,带进冷冽的寒意,燕北始终是太冷了。


以下链接,可点链接见评论第一条


https://m.weibo.cn/6153444554/4140051464411680

评论

热度(2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