帅气逼人的阿空君

遇上你是我的运气
几次别离是我的宿命

【洵玥】一发车(完)

W:


开头诗篇与内容无关,只觉得跟宇文玥很衬。
本文无头无尾,只一发车而已,纪念我曾萌过这个cp。


一袭白衣猎猎,百年不过指尖。
伫立千山之巅,掐算九天星玄。
一曲大漠长烟,惊起霜天断雁。


荒冢又堆新坟,沙场忠骨埋血。
王城姓氏改写,又添史书几页。
是谁信手折叶,来将江山指点。
                    《千本樱 秦时明月》


尚武堂前,宇文玥勒着马缰静静伫立。
马蹄声声,清脆入耳。
燕洵勒马站起,如初见面时恣意潇洒,只眼角眉梢再不见少年义气。他的目光,如冷冽的刀,锋芒毕露。
终于还是到了这般地步。
宇文玥轻夹马腹,转过马头迎向燕洵。
"最了解我的人,始终是你宇文玥。"
燕洵冷冷开口,他的目光扫过宇文玥的白袍,漠然地落向他身后的牌匾。
"燕洵,放弃吧。"
宇文玥喉头轻颤,在燕洵那双毫无感情的眼眸凝视下感觉到了彻骨的冷意。
"我本想要大魏未来十年无将可用。"
燕洵重新将视线投回宇文玥身上,半垂的眼帘盖住渐亮的眸光。
"不可能了。"
有我在你便成不了事。宇文玥抬手,指尖触上冰冷剑柄一点点收紧指节。
"我都查清楚了。"
燕洵依旧垂着眼帘,薄唇开合吐露意义不明的只言片语。
宇文玥手指轻颤,目色中染上沉痛。
"三年前的事,我都查清楚了。你没有害我。"
燕洵缓缓抬起眼帘,灼灼目光直刺身前,丈许远处的宇文玥。
……
宇文玥心头巨震,张口结舌,一时不知该作何回应。
"十年情谊抵不过你宇文家家族兴亡。"
燕洵语声决绝,扬鞭打马,与宇文玥坐骑交错之际突然伸手,揽着他腰身将人整个儿扣到身前马鞍之上。
"我知你别无选择。我只恨我放不开手。"
宇文玥震惊于燕洵的举动,更不解燕洵凑于耳边的低声细语,他轻轻动了动手指,就要拔剑,然,剑未及出鞘便被按回,胸腹大穴一麻,整个人就软了下去,无力地躺进燕洵臂弯。
"宇文玥一人足抵大魏十万兵将,有你在,尚武堂灭不灭都无所谓了。"
燕洵低笑出声,扬鞭拍马,领着身后一众将士冲破城门扬长而去。
"燕洵,你究竟要做什么?"
宇文玥第一次觉得事态失去了控制,他只是来阻止燕洵摧毁尚武堂怎么变成他被掳走了?
"从今日起,我要的,都将会成为我的!"
燕洵用霸道的宣言回应宇文玥的疑问。
策马扬鞭,风声呼啸,这一只猛虎终于出闸了。燕北的旗帜重新扬起,穿过重重防线,牢牢地插上燕北冰封的大地,战火重燃,这一次燕北不会再退让了。
军帐之中,烛火摇曳,光影交错,辉映席榻之上如玉容颜。
宇文玥的容貌无疑是绝佳的,只因为他浑身散发的冷冽寒意总让人望而却步。
燕洵撩开帘帐踏入,寒风紧随,带进冷冽的寒意,燕北始终是太冷了。


以下链接,可点链接见评论第一条


https://m.weibo.cn/6153444554/4140051464411680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情衷——孙悟空x唐三藏

💙JJP7:

*《西游记之大圣归来》&《西游伏妖篇》


 


 


——“齐天大圣孙悟空,身如玄铁,火眼金睛,长生不老还有七十二变,一个跟斗啊就是十万八千里!”


 


——“我一定好好念经,因为大圣说如来佛祖会听见,这样我就能求佛祖把大圣的法力变回来了。”


 


 


——“有过痛苦,方知众生痛苦。有过执着,放下执着。有过牵挂,了无牵挂。”


 


——“这是一种境界,而我 只是一个凡人。”


 


 


壹.


孙悟空嘴里叼着半根树枝,肩膀上搭着一根木棍,吊儿郎当地踢着地上的石子。


 


南去的归雁掠过天空,忽而吹来惊动山林的风,晚霞染红了最后一朵浮云,清泉淌过山涧。悟净和悟能两个人绊了一路的嘴了,让人听着头疼。


 


他已经很久没有和那和尚并肩走过了,也听不到他唠唠叨叨什么出家人慈悲为怀了。孙悟空歪着头一边走一边看前面的那两个人,笑靥如花的姑娘娇俏地拍打着和尚的肩膀。“呵。”轻蔑地笑笑,把嘴里的树枝吐在地上。


 


悟能不知道什么时候钻到他旁边,不知死活地问他:“大师兄,你说师父心里该不会真有了那小善姑娘吧?”


 


“他心里有谁,管我什么事?”


 


“那段小姐可怎么办哟。”悟能一脸的痛惜。


 


孙悟空斜睨了他一眼:“再给我废话,我打你了啊。”


 


悟能乖乖闭上了嘴跟在他身后。


 


小善,段小姐,对啊,他心里的那个人,怎么轮也轮不到这只猴子吧。


 


 


贰.


孙悟空百思不得其解,当年那个追着自己大圣大圣地喊的小和尚,现在怎么一转眼变成了这样。每当他望着面前对自己破口大骂的师父,都不愿意相信自己拼了命都要保护的人居然能说出这么伤人的话。


 


他可以留在花果山逍遥自在地当他的美猴王,也可以行走江湖行侠仗义还能讨得个“齐天大圣”的尊称。当年大闹天空,再翻覆东海。酣畅痛快,爱过恨过,从未被驯服过,从未对这世间万物怕过。火眼金睛能看到魑魅魍魉,一个筋斗可达十万八千里,定海神针只当玩物相伴天涯。不惧天命,不信劫数。


 


而这次,他不能不信了,那该死的和尚就是自己过不去的一道劫。


 


“你不要再叫我 臭猴子。”孙悟空垂着头,咬牙切齿,声音就像从牙缝里挤出来的一样,拳头因为用力而不住颤抖。脖子僵硬地慢慢抬起来,猩红的双眼被乱蓬蓬的头发遮住一半。


 


唐僧身上披着脏兮兮的袈裟,站在月光下,脸上的神色凝固住,错愕渐渐褪去。他低头看看孙悟空攥紧的手:“你想杀了我吗?”


 


“想。”


 


特别想,每次你叫我臭猴子,每次你抽我耳光,每次你把我当低贱的败类一样训斥,每次你错怪我对你的所有保护,还有每次你望着小善姑娘开朗的笑,我都想杀了你。


 


但我一直都没这么做,大概是我不舍得吧。


 


“但我一直都没这么做,那是我心怀佛祖。”孙悟空松开拳头,叹了口气。明亮的月光照在他远去时孤独的背影上。


 


唐僧望着他走远,脚步一深一浅。


 


 


叁.


送小善姑娘回家那天,天生的乌云还是很浓,好像沉重地要压垮谁的前路。


 


孙悟空难得地冲小善笑了,朝她挥手:“快走吧您呐。”


 


继续行路时,他也显得心情很好,嘴里叼着的玩意儿都从树枝变成了野花。悟净无奈地摇摇头:“大师兄,你显得太骚了。”


 


“你个扑街,我就乐意,怎么啦?”


 


唐僧一言不发地走在最前面,孙悟空不知不觉就挪到了他旁边,唐僧的神色显得并没有很悲伤,甚至没有什么波动。相比于当年失去段小姐时,他眼中鲜有的满目苍凉,现在的样子基本上就是平常。


 


“你到底有没有喜欢过小善姑娘?”


 


唐僧扭过头瞥了他一眼,把他嘴里的花抽出来塞到自己嘴里。


 


“没有,臭猴子。”


 


“那段小姐呢?”


 


“她永远在我心里。”


 


那我呢。


 


 


肆.


或许空枉一世情长,或许这一生一世都只有传奇神话,没有花前月下。


 


孙悟空不会做什么深情的事,不会说什么温柔的话。他知道自己比不了段小姐的一眼万年,比不了小善姑娘的温暖明媚。他经常对着清澈的溪流望着自己的倒影,一双充满杀气和血性的眼,一头柴草一样的头发,身上沾满了妖魔邪气,那双手曾经掐死过多少面容娇艳的画皮妖精,灰飞烟灭,化作一缕青烟。


 


自己能为他做的,也只有不惜一切地保护他。才对得起他小时候蹦蹦跳跳地跟别人炫耀:“跟大圣在一起,就什么都不用怕了。”


 


这一路,孙悟空杀的妖,降的魔,全都是为了他。


 


那个叫江流儿的小孩摇身一变成了三藏法师,好像把曾经所有的记忆也一并忘却了。他还是那个需要自己保护的小和尚,可自己却再也不是他的齐天大圣了。他的心里走进了一个无法替代的人,自己从他崇拜的大圣变成了被他驯服的孙悟空。


 


他这玩世不恭,嚣张跋扈的性子,终还是被驯服了,奴化了,不可自拔了。


 


 


伍.


“你这一路杀害的无辜还少吗?”


 


“我没有错杀过一个好人!”


 


“你眼中谁都是妖怪,你认为我永远都面临着危险,我看我身边最危险的就是你吧?”


 


金箍早就没了曾经的光泽,被重重地扔在地,磕在岩石上,发出清脆的碰撞声。这次,孙悟空的眼里没有愤怒。是暗淡的悲伤,无奈的妥协,挣扎的绝望,就像蒙了一层拂不去的尘埃。他扔掉金箍,就像随手扔掉垃圾一样,都没有犹豫,也没有多看一眼。


 


他重重地叹了口气,冲唐僧点点头,好像放下了一切,释然了所有心结的模样。


 


“为什么你眼中每个对我好的人都是妖怪,为什么你要杀死所有对我付出过的人?”


 


“那我现在就来告诉你,那些对你好的人真的都是妖怪。这个世界上真心对你好的人只有我,死秃驴你听好了,只有我!你能对那些给过你小恩小惠的人心怀感激,那我为你付出得比他们多得多,你怎么一次都没有感动过?…你要是真的有自诩的那么善良,你就不会这么对我。从今以后,我们就算两清了,就当谁也不欠谁的,路归路桥归桥,殊途是不可能同归的。我呢,继续回去当我的混世魔王,你呢,揣着你的慈悲之心,取经去吧。”


 


就当 江流儿已经在那场意外里死去了,齐天大圣被压在五行山下从来都没有自由过,唐三藏的取经路上从未收过一只泼猴作为徒弟,美猴王还是那个无惧无畏,不知情爱的野猴子。


 


唐僧怔怔地看着他离去,直到他的身影消失在蜿蜒的山路尽头。他从未想过有一天那只臭猴子会真的离开自己,所以他打他,骂他,毫无顾忌地斥责他,甚至不止一次地赶他走。


 


孙悟空说过要护他一路周全,却不曾说过 不会半途离去。


 


 


陆.


孙悟空回到了熟悉的小村庄,村庄后面就是花果山,美猴王的旗子已经很破旧了,却依旧在半山腰迎着风飘扬。


 


村子里的老人认得他是齐天大圣,孩子仰慕他是盖世英雄,年轻人却认为他是一只脾气暴躁的疯猴子。


 


他的嘴里叼着一根枯木枝,落魄地拖着沾满泥土的金箍棒,步伐沉重地走在村子的小路上。有的孩子结伴跑来围在他旁边,兴奋地探头探脑,却又不敢靠近:“你,真的是齐天大圣吗?”


 


跟当年的江流儿一模一样。


 


孙悟空停下来,眼神定定地望着那个笑盈盈的小孩。犹豫了很久,勉强挤出了一个僵硬的笑容:“我不是。”


 


“你就是!你和书上写的一样!大圣,你的金箍呢?”


 


不远处忽然传来尖锐地喊叫声:“快回家!离那猴子远点!”


 


孩子惊恐地张望了两眼,朝孙悟空抱歉地鞠了一躬:“对不起了大圣,我娘叫我回家了。我会去找你的!”


 


剩下的孩子们也都四散跑走了。


 


一位上了年纪的老伯推开一扇陈旧的门,颤颤巍巍地走出来:“大圣,您回来了。”


 


孙悟空压制着心中复杂的情绪和一股怒火,点点头。


 


“那位小师父,没跟着您一起啊?”


 


“没有。”


 


而且以后也都不会再一起了。


 


 


柒.


孙悟空回到了花果山,每天都有小孩子偷偷摸摸地跑来找他,一脸虔诚地跟在他后面,大圣大圣地喊。


 


孙悟空都快忘了自己是齐天大圣了,已经太久没有人这么称呼自己。


 


那些单纯的眼神炽热地望着自己,澄澈透明,只想听他说些传奇经历。当年是如何瑶池大闹天宫,是如何在太上老君的炼丹炉中炼就火眼金睛。孙悟空就只好翻出那些陈年旧忆,给他们讲那些老掉牙的故事。


 


孙悟空对他们意外的有耐心。


 


都是等到夕阳西下时,孩子们才慌忙地往山下跑:“回家晚了娘亲要打屁股的!大圣我们明天还来找你玩!”


 


背对着斜阳,他那失魂落魄的模样哪像齐天大圣啊,他不过也是个凡夫俗子,他达不到了却爱恨嗔痴的境界,更何况,他已与佛祖无干系,他有情有爱又凭什么要被苛责。 眉目间刻满了风霜,相思灌入喉,入骨穿肠。


 


那是自己说要守护一世,为他抛却性命的小和尚。


 


他当年许下的所有话全都没有忘,时光漫长,云舒云卷,太多变迁容不得质疑,太多错误来不及悔改。


 


 


“大圣!”身后传来一声呼唤,却明显不是稚嫩的童声。


 


孙悟空嘴里的树枝掉在地上。


 


“…师父。”


 


“大圣,我什么都没忘。我是唐三藏,我也是江流儿。我叫你臭猴子,但是你永远都是我的大圣啊。…你这个人怎么这么小气啊,你不觉得我这么大的人了,一口一个大圣地叫你,很肉麻的吗?喂,我是很喜欢你,但是我低调我不说,你看你非要逼我。你这让我多不好意思。”


 


“你跟小时候一样啰嗦。”孙悟空又折下一段树枝叼在嘴里,转身走到唐僧面前,面无表情,眼角却流露出了温和的笑意。


 


唐僧跟在孙悟空后面唠唠叨叨:“我早就让你学着像我一样低调一点,你偏不,脾气还那么冲。吓唬谁啊?你不要以为你长生不老我就怕你,只要我不死,我就能唱儿歌三百首让你给我跳舞看,只是我低调我不说……”


 


“哎呀吵死了!”


 


 


恍若经年之前初逢。


 


 


终.




蜜汁彩蛋


唐僧一步跨到孙悟空面前,说道:(。•ˇ‸ˇ•。)哼!都怪你 (`ȏ´) 也不哄哄人家(〃′o`)人家超想哭的,捶你胸口,大坏蛋!!!( ̄^ ̄)ゞ咩QAQ 捶你胸口 你好讨厌!(=゚ω゚)ノ要抱抱嘤嘤嘤哼,人家拿小拳拳捶你胸口!!!(。• ︿•̀。)大坏蛋,打死你(つд⊂)


孙悟空:把作者给我弄死。

【孙唐】《不羡仙》

尚沄:

 


五百年前,天地人间一场浩劫,由一只顽猴一手造成。


齐天大圣一战成名,现今仙人妖三界提起这位还能吓出一身汗来,说他是妖又曾在仙界位列仙班过,说他是仙又大闹天宫搅得万生不得安宁。


最后是如来佛祖亲手将这顽猴压在五指山下,风风雨雨,不得安生,也算是对他的一种惩罚。


“五百年前齐天大圣大闹天宫本该是灰飞烟灭的下场,但却被压在了五指山下,旁人不知,但经历过那场浩劫的人都清楚,那是因为……”


“因为什么?”


“啊呀,老朽也忘了。”


南极翁停住了话语。


 “今日是金蝉子重回仙班的日子,老朽还要去迎接他,这就先行一步了。”南极翁鞠了下身子,转身驾着鹤离去。


一路西行取经到达天竺,自从孙悟空被封斗战胜佛之后,便再也没见过唐僧一眼,原本以为是新封事务繁忙,但他在这仙界倒呆得越来越不自然。


而且孙悟空近些日子做了一些奇怪的梦,明明他没有见过唐僧原身金蝉子的模样,但梦里却总能梦见那时候的事情,没有孙悟空,没有悟能和悟净,只有金蝉子。


在取经之前的事情,金蝉子似乎是犯下了大罪,玉帝老儿一气之下剔除了金蝉子的仙骨,将他推下轮回池。


“金蝉子愿xxx受转世轮回之苦……”


那呆子真是……这神仙对他这般,他还乖乖地听话。


唐僧其实一点都不呆,他是知道的,他只是相信万物皆善,但若不是取经路上孙悟空一路保护他,以唐僧的想法,他都不知道被生吞活吃多少回了,孙悟空一直觉得他和唐僧之间很亲近很亲近却又好像隔着很远很远一样。


是了,就像现在他看着唐……金蝉子重回仙班的模样,他才忽然发现那是什么感觉,喜欢了多年的心被狠狠地践踏在地上,他是佛,自打出身开始就是仙身,可孙悟空呢,却不知道从哪个石头里面蹦出来的猴子。


那人身着白色袈裟,周身萦绕着淡色的金光,眉眼还是曾经的那般温润如玉,可是眼神却失去了那种温暖,走向孙悟空的时候,他的心跳仿佛瞬间停住一般,连呼吸都舍不得呼出。


擦肩,他连一个眼神都没有施舍给孙悟空。


那天回到冰冷冷的宫殿,孙悟空再一次梦见了第一次看见唐僧的时候,唐僧一介凡人之身为了救他爬上五指山,摘下封印的一刻,山崩地裂,唐僧整个身体朝下掉落,孙悟空及时地飞过抱住他稳稳地落在地上。


那人累得满脸红晕,明显被吓到,俊秀的脸上略微呆滞的模样还未褪去,孙悟空有一刻怀疑观音选定让他保护的人却是这般不经吓的。


那是第一眼,唐僧说,日后你便叫悟空吧。


悟空、悟空,三千世界皆是虚幻,凡事不要太执着,喜怒哀乐,生老病死,到头来都是一场空。


孙悟空不信命也不信神,路走到这一步,他却忽然觉得所有做的事情都失去的意义,往时还有唐僧在,可现今,金蝉子,连一面都见不到。


“大圣,你去哪?”


“回我的的花果山,这斗战胜佛,老子不做了。”


他本是花果山那处一块石头里蹦出来的猴子,无父无母,无依无靠,但自从遇见唐僧之后,他从石头里蹦出来的一颗心也有了凡人所说的温暖。


但兜兜转转还是回到了这里,回到花果山,回到水帘洞,做他的美猴王齐天大圣,也比在那冰冷冷的宫殿里做没人信仰的斗战胜佛来得好。


孙悟空一日一日得做着梦,梦到了一路西行取经发生的所有,九九八十一难,他与唐僧遇到的分分合合的事情,到最后,他立地成佛。


“金蝉子愿替那顽猴受转世轮回之苦……”


金蝉子、金蝉子……


孙悟空猛地惊醒,流了一身的冷汗。


孙悟空拿上定海神针,一个起身踏上筋斗云,他要去寻金蝉子,去问他,他为何要替他受罪。


大不了五百年后再大闹一次天宫,大不了再被如来老儿压在山下五百年也好、一千年也好,他都要去问个清楚,齐天大圣孙悟空从来没有怕过什么。


他怕风怕雨怕妖怪,怕雨淋湿了唐僧,怕风吹冷了唐僧,怕妖怪趁他不在偷吃掉了唐僧……他只是怕回到最开始的时候,无父无母,无依无靠。


孙悟空有了心,是不是很可笑。


金蝉子手中摩挲着的佛珠一顿,抬眼看向殿下的那身影,清冷的声线不带丝毫感情,“汝……”


孙悟空抬头看着金蝉子,和唐僧是天差地别的两个人一般。


“认识吾?”


唐僧晚上睡觉的时候特别怕冷,所以孙悟空每次总是往他那边靠了靠,唐僧会摸着他的头,就像情人间的爱抚一样,是怀念。


孙悟空很嫉妒那个让唐僧怀念那么久的人,倒底有着什么好才让唐僧那么痴情。


孙悟空回到花果山,五百年多前陪着他的猴子猴孙们早已经换了一拨又一拨,他不舍,又去了一趟地府,这回没有大闹地府,而是找到了阎罗。


三生石可以看清楚一个人的前世今生和来世,第一次孙悟空站在这三生石面前的时候,什么都没有看见。


可是这回他心里又一个声音告诉他,去看看。


不出他意料的,他看见了金蝉子。


 


“金蝉子愿替那顽猴受转世轮回之苦,他本是吾无意间滴落的一滴心头血幻化出来的灵石,如今他闹出这般事情来,也是吾教不过。”


 


“金蝉子,你可知待你重回仙班,前尘往事将化做虚无,亦可吗?”


 


 


“是。”


 


孙悟空忽然记起那天晚上,篝火“唰”的一声照料了黑夜,唐僧替孙悟空梳着毛发,闲情调侃几句,最后说的一句话。


“就算又一天为师不记得你了,你也不要忘了我……这个师傅。”


 


原来只有他记得。


孙悟空怒火中烧,一棍子打碎了三生石,搅得地府一阵慌乱。


他转身踏上筋斗云,定海神针闪着金光,满天瞬间乌云密布,电闪雷鸣,一场浩劫,他满眼嗜血,他要闹,闹得天上人间不得安宁,他要做最狂的妖。


等等我,师傅。


“你再渡我一次。”


 


【END】


 


 


写不下去了,下午忽然想到的一个,写出来发现写不出那种感觉,心痛到无法呼吸噗- -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个人感觉梅长苏和诸葛亮很像,同样都是谋士,同样都是为一个人殚精竭虑鞠躬尽瘁死而后已,都是死在了战场上,辅佐的人资质都不是很好,都是耿直boy,而靖王和刘禅很像都是资质不是很好,禹王就是刘备,好我知道我脑洞大都是乱讲的我觉得三国演义要和琅琊榜一起看才能体会到里面真正的感情。【靖苏tag是乱打的】


【顾无】 十年

  人物OOC  文笔渣  短篇 肉渣

  炖肉清水总相宜

    灵感源于此图


    十年光阴转瞬即逝,无心算了算,自己与顾玄武已经纠缠了十年了,一开始是不情不愿的纠缠,可是后来不知道怎么的自己就沦陷了,心甘情愿的和顾玄武纠缠,就算自己是被日的那个他也不在乎,可是日了那么些年他也没造出个肉体凡胎。

       顾玄武很喜欢小孩子,带着无奈、可惜的喜欢,每一次和无心上集市他都要看那些小孩子好久。无心看得出来,时间一久他心里也有个疙瘩,常常埋怨自己,晚上也更像一摊春水。

       无心其实也想过让顾玄武找他的姨太太生一个,可单单想想他就心里难受的紧,也就更愧疚,他觉得自己挺对不起顾玄武的,要不是这十年,顾玄武怕是已经儿女成群了。

       晚上,照旧的床上运动结束后,无心喘着粗气,一边埋怨着顾玄武“叫你轻点轻点你不听”一边揉着自己的腰,“你太骚了,收不住了”顾玄武说着就自己揉着无心的腰,舒服得无心差点又呻吟出来,“顾玄武,你想要孩子吗?”无心还是问了“有了你,我啥也不想要了”顾玄武说不想要是假的,可他也明白,无心没法生,“你别说假话,我心里明白的很,你要是真想要,你可以找人生一个”顾玄武一听这话气得呀,差点跳起来,脑子里只想把无心日的再也不敢说这种话,但顾玄武是谁?天天被无心欺负的丘八之王,好不容易让无心心里有点对不住他了,他哪能放过这次机会,在无心腰上狠狠一掐,就下了炕手插着腰“哎呦无心,我就等着你这句话呢,我走了啊!拜拜了您呢!”说完大摇大摆的走了。“滚!”一只茶杯摔在了刚刚关闭的门上,无心的眼眶红红的,不知道是被掐的,还是其他。

        顾玄武在院子里晃悠了大半夜,快天亮了才在草垛里睡下。快下午了他才从草垛里爬起来。他还特意翻墙出去把自己整理干净神清气爽的敲了敲自家的大门“无心!师傅!开门呐!”在顾玄武没撒泼之前无心终于开了门脸色冷冷的,连说话都是没温度的“哟,顾大人怎么舍得来寒舍了?你家那几个姨太太没把你伺候好?”“无心,哪儿的话!”说话间就像条泥鳅似的就钻进去了“哎呦!师傅!够丰盛呐!”顾玄武一看桌上的小菜眼睛都直了“你家姨太太没把你喂饱啊!”“还真没有”无心被这没脸皮的货气得脸都紫了“滚!我没做你的份!”“没事!我吃的不多”说话间桌上两个馒头就没了。

       顾玄武到是吃饱了,无心愣是一口都没吃。吃饱喝足,顾玄武觉得该给无心清清脑子“无心,你坐过来,我有话对你说”“有什么不能在这说非得坐过去啊!”无心犟着嘴“那也行,我接下来说的话你一字一句给我听好了,我不会再说第二次”无心是第一次看到顾玄武那么认真的表情,一时间呆住了,无心后来再想起时,他也终于明白为什么顾玄武能攻下文县。

      “无心,我是喜欢小孩儿,我也想要小孩儿,可是我更渴望你,无心,我稀罕你,我是真拿你当媳妇儿,我不知道你在我之前遇到过多少人,在我之后又将遇到多少人,可是,我这一辈子只爱过你一个,我不想把我的爱分给另一个人,我也不希望你的精力分给另一个人,我希望我们只有彼此,无心,我心里已经没位置了”说完了这么一堆话顾玄武喝了一大碗水,无心听了心里着实感动,心里感动了,嘴皮子自然也软了“你昨晚睡哪了?”“草垛!睡得我脖子疼死了!”无心慢慢走了过去,柔弱无骨的手在顾玄武脖子上揉着“顾玄武,你投胎的时候快一点,下辈子我去找你”“呸呸呸!老子还没死呢”

       揉着揉着,顾玄武的火就上来了,拽着无心就进了里屋。艳阳高照春意浓。快高chao的时候顾玄武在无心耳边说了句我爱你,无心没少听顾玄武的情话,可这一句,无心最感动。